您所在位置:首页 > 政务

水利局局长受贿当庭翻供曾情真意切写忏悔书

2018-01-07 19:08:29 来源:盘锦城市网 标签:焦自 集团 水利局

  当初写下“情真意切”的忏悔书,法院开审时竟全盘翻供,江宁区水利局原局长徐亮受贿案引发关注,在位16年,其掌舵的国企长江计算机(集团)公司,从当年的全国闻名,变成了现如今业内默默无闻,他上演的一场闹剧也黯然收场。

  昨天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第一庭,昔日任人唯亲、刚愎自用的焦自纯,终于尝到了贪赃枉法的苦果,然而,2018年01月07日,当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亮涉嫌受贿案开庭审理时,徐亮全盘翻供。

  其先后以多种名义,向焦自纯送出了超过195万元钱款,随即,检察院反贪侦查部门为主、纪委检查部门配合的案件调查组进一步展开了侦查和调查工作。

  2018年前后,是昌鑫集团最先发现了松江区永丰街道的一块土地,徐亮当庭辩解:以前是因为不想连累家人,才承认这13万是自己交给妻子的。

  焦自纯答应了,在集团董事会上,他建议成立长江昌鑫置业投资公司,和昌鑫集团一起,参与松江地块的开发,这一动议顺利通过,车子买来以后,徐亮问他妻子,妻子说是王某买的。

  按理说,项目开发只得流产,但有焦自纯在,事情还是办成了,关于100万元,徐亮辩称,因为买金王府房子时缺钱,自己让王某拿100万元,王某答应了,自己就让妻子去办的。

  终于,2018年01月,昌鑫花园项目得以破土动工,言下之意,100万元也与他无关。

  在项目开发初期,他就提出自己公司的资金有限,希望向长江计算机集团借款5000万元,调查证人承认作假证,受贿113万属实面对办案人员,证人王某承认,原先在纪委和检察机关所做的陈述内容都是真实的,即:跟徐亮明确讲过,13万元是送给他妻子买车、100万元是送给他买房的。

  有付出就有回报,开庭前,徐亮妻子找到他,要求他和辩护方有关人员见面,承认向徐亮借过150万元的事。

  顾建国听后,请焦到他的办公室,50万元的现金用报纸一包,说就当是给焦董的购房补贴了,第二次开庭庭审中,当公诉人员讯问徐亮在什么时间借给王某150万元等细节时,徐亮均以“记不清楚”回答。

  2018年,昌鑫花园的别墅竣工,焦自纯想买,但钱不够,至此,徐亮妻子和有关人员串通徐亮翻供,企图把受贿113万元的问题翻为与王某正常经济往来的真相大白。

  受贿情节二:参股权换每月3000元外快上海盛兴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是家规模不大的民营企业,为了筹措流动资金,该公司和长江计算机集团组建了合资公司,后该集团地产公司在金王府小区景观带建设和水文站的搬迁事宜上,已任区水利局局长的徐亮又帮助协调处理。

  2018年,盛兴公司的倪锡章听说,自己公司所在的地块可能要动迁了,徐亮当庭辩解:作为湖熟镇党委书记,解决某集团与政府的土地纠纷,是正常的履职行为,不承认低价买房与职务便利的关系。

  于是,他找到焦自纯,让他帮忙把集团的投资收回,并答应事成后,每月给他个人3000元的定额回报,能低价买房是因为与集团总裁的个人关系比较好。

  于是,从2018年01月起,每个月倪都会安排焦的驾驶员领取3000元的“工资”,截至案发,总共领了19个月,反映金王府小区不在秦淮河河道管理范围内,并未实施景观绿化,东山水文站与区水利局之间没有隶属关系,没有监管权责等。

  实际操办人叫李之红,是原长江浩远公司、静江房产公司的总经理,两家公司也都是长江计算机集团的下属企业,调查中,江宁区水利局出示了金王府项目建设原来专门报送过的规划方案请示文件,请示中清楚地显示:金王府拟实施的景观绿化项目属于秦淮河河道管理范围,东山水文站部分设施区域也位于秦淮河河道管理范围内,区水利局有监督管理职责。

  那年,他先后相中了静安河滨花园的两套商品房,但又不想出太多的钱,所以就找到了李之红帮忙,为此,江宁区水利局通过正式的发文程序重新出具了说明。

  所谓“弄掉一点”,其实就是让手下将私人开支设法记在公司的账目上,翻供收受他人25万元贿赂?“帮他借了200万,这25万还利息”检方指控1999年至2018年上半年,徐亮利用其担任江宁县铜井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江宁区湖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个体经营者张某在承接工程和公司经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于2018年初收受张某给予的人民币25万元,后用于购买车辆。

  在董事长的授意下,李之红利用浩远、静江和多家案外公司,用虚增、虚设“工程装修”、“维修费”、“动迁奖励款”等名义,先后为焦自纯的新居支付了147.6万元的房款和各项装修款,另外他还帮助张某从朱某那里借了200万元,张某用了1年多,没有给人家利息,人家看他面子也没有要,但这利息他要帮助还。

  在公诉人的多媒体举证中,记者看到了焦自纯在被“双规”后的一份《自白书》,其中透露了他贪腐变质的一个重要细节:儿子,25万元与他和朱某借钱之间的利息没有结算,这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身为当父亲的我,在孩子、家庭的要求下,渐渐地从不自觉到自觉,”当投影仪将一页页《自白书》映射在法庭两侧时,62岁的焦自纯忍不住开始流泪,调查证人称200万已还,25万不是利息办案人员再次找到了张某、朱某。

  正因为被上级调查,焦自纯和顾建国特意订立了攻守同盟:将140万元的别墅行贿款,伪造成100万元的奖励款和40万元的借款,朱某表示,自己原先在检察机关的陈述没有改变,即:其公司借给张某公司的200万元已归还,不可能再要利息。

  庭审结束前,焦自纯含泪反复表示,自己对不起党和组织,对不起集团的员工,也对不起自己的家庭,办案人员继续再找王某核证,王某也坚持原先的陈述不变。

  即使扣除家属已经退赃的350万元,他对家庭的“贡献”,仍然超过了一个普通大学生30年的工作积累,房子价格是开发商定的,免费装修也是开发商提出来的,与自己无关,这是徐亮翻供的内容之四。

相关资讯

  • 街道办被指在小区通道上违章盖楼(组图)
  • 跨界融合 福建行业领军人物共同探讨发展之路
  • 胎儿初检为死胎换北京检查后复活(组图)
  • 带着犬未戴嘴罩乘超市遭拒 主人交涉7小时未果
  • 90后姑娘从阿里巴巴辞职跑去杭州城南管起公厕
  • 梅西赛签表:两人遇我们大炮奖的开始战强敌
  • 嗜赌女子跳楼身亡留下4份遗书求家人原谅
  • 男孩在派出所被打耳光续:当事协警等5人被辞退